刘泽华:简说传统礼仪与贵贱等级制

  • 时间:
  • 浏览:0

   大致说来,辛亥革命和五四新文化的兴起,其包含一项重要内容,什么都 打破传统的礼教。现在又有不少人提出要“传承弘扬中华礼仪文化”,怎么才能 让 认为其意义巨大,“促进增强民众的文化认同感和向心力;都有 促进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增强我国在国际上话语语权,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强大的文化支撑”,“让大伙 在仪式中体味崇高、庄重、肃穆、威武、豪迈、仁爱、和乐等多种感情的话语是那先 ”。或曰: “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交往和互相尊重,”“是以人际交往与沟通为其宗旨,亦坚持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交互性。”或曰:“礼主交往间的平等。”等等。对上述诸种论说,在主旨上我的看法与之大相径庭。

   首先须审视一下中华传统礼仪文化的历史内含是那先 ?

   从先秦的历史看,礼可不促进 说是无所不包的社会生活的总规范,融习俗、道德、政治经济制度、感情的话语是那先 制度、思想准则为一体。礼最初表现为不成文的习惯,到了以后形成条文规定。《中庸》说周礼“礼仪三百,威仪三千”,要花费什么都 荀子所说的《礼经》。

   礼渗透到整个社会机体的各个方面,各个角落,渗入到每此人 的血液中,礼对汉族文化的形成有过巨大的影响。不可能 礼被视为人的标志,华夏族的灵魂和行为准则,怎么才能 让 众多的人把它看作治国的大纲与根本。《左传》《国语》包含许多相似论述,“礼,王之大经也”,“礼,国之纪也”。礼都有可是我 是治国之“经”“纪”,就在于礼能“经国家、定社稷、序人民,利后嗣者也”。礼又可称之为礼仪,这人概念总出 得很早,《诗•小雅•楚茨》:“献醻交错,礼仪卒度。”《周礼•春官•肆师》亦说:“凡国之大事,治其礼仪,以佐宗伯。”

   儒者多以相礼和教师为业,礼是大伙 教学的一门主课,由孔子开创的儒家,也可称之为礼家,大伙 在政治上的共同主张是以礼治国。孔子反复讲“为国以礼”,“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又说:“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礼则民易使也。”孟子重在讲仁政,但对于礼也十分重视。荀子的政治思想完整性内容都有 围绕礼展开的,是礼治主义的典型。《大略》说:“礼之于正国家也,如权衡之于轻重也,如绳墨之于曲直也。故人无礼不生,事无礼不成,国家无礼不宁。”有关论述比比皆是,都有可是我 征引。

   礼最初表现为以习俗为基础的行动规范,混然一体,不分形式和内容。到了春秋大伙 开使英文英文把礼分为礼之仪和礼之质。所谓仪,指的是外在的行动规范,又可称之为形式;质则指内容和精神。鲁昭公到晋国,彬彬有礼,晋侯对女叔齐说,我听人讲鲁君不知礼,我看都有 从前 。女叔齐对曰:“是仪也,不可谓礼。礼什么都守其国,行其政令,无失其民者也。今政令在家,只有取也。”礼之本在于政权,鲁昭公把权都丧失了,只注意琐琐碎碎的形式,怎么才能 会会么能谈得上知礼?女叔齐认为权柄是礼之本,揖让相似是礼之末。一次赵简子问郑子大叔“揖让周旋之礼”。子大叔对曰:“是仪也,非礼也。”孔子把礼分为“文”与“质”。《礼记》把礼的形式称之为礼之“数”或礼之“文”,把礼的精神称之为礼之“义”或礼之“本”。精神重于形式,“礼之所尊,尊其义也”。礼的外在的形式与本质虽有所差别,但又互相依存,礼可包含仪,仪则不一定体现礼的本质,如孔子所言:“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但可通称为礼仪。

   礼仪的精神内核是尊君抑臣和等级秩序。这点早都有 人论述过。如春秋时期晋随武子说:“其君之举也,内姓选于亲,外姓选于旧,举不失德,赏不失劳,老有加惠,旅有施舍,君子小人,物有服章,贵有常尊,贱有等威,礼之不逆也。”北宫父子说,礼仪之本在于区分“君臣、上下、父子、兄弟、内外,大小”。时代实在在变,君臣、上下、贵贱有沉有浮,但君臣、上下、贵贱秩序依旧处于。儒家基于贵贱等级的事实,认定礼的精神实质什么都 “分”“别”“辨”等。荀子提出,人与动物差别之一在于人能“群”,人都有可是我 能群,又在于有“分”。《荀子•王制》说:“人何以能群?曰分。分何以能行?曰义。”又说:“先王恶其乱,故制礼义以分之。”《礼记》把大问題说得更加明确,《坊记》说:“夫礼,坊民所淫,章民之别……”《乐记》说:“礼义立,则贵贱等矣。”《史记•书一》对礼仪的历史有个简练的概括:“至秦有天下,悉内六国礼仪,采择其善,虽不合圣制,其尊君抑臣,朝廷济济,依古以来。至于高祖,光有四海,叔孙通颇有所增益减损,大抵皆袭秦故。”尊君抑臣,上下有等时不时是礼仪的核心,直到清代,康熙说:“礼乐何始乎?开使英文英文天地,而通于阴阳。何者?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万物中处,尊卑灿列,而礼以行。”雍正上谕:“ 《周礼》一书,上下有等,财用有度,什么都防僭越、禁骄奢也。”

   礼仪主“分”,通过“分”使每此人 各就各位,各奉其事,各尽其职。君主则握“分”之枢要,掌“分”之权柄,即“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每八个多专制王朝,都通过礼仪规范把社会上所有的人分纳入等级序列,对每八个多家族、每八个多成员的基本社会生活内容都有 大致相应的规定,从政治特权到产业规模,从婚丧嫁娶到衣食住行,从此人 到子孙后世,大伙 在礼仪规范下过着等级化的生活。

   等级划分是非常细密的,等级制度的价值,就在于以律法形式肯定特权。隋唐以后,与强度中央集权的官僚政治体制相应的,是一套严格的官僚等级制度。官僚有表示实际行政职务级别的品和阶,有表示身份地位和功勋等级的爵和勋,还有这样实际职务而徒属荣誉性质的各种散官称号。此外,在服装、住宅、乘舆、称呼、礼节,全有繁密的等级规定。就以官服来说吧,各个不同级别的官员所穿的官服,无论质地、颜色、样式,还是刺绣的图案和佩饰,都促进 与他的官阶一一相符。什么都“见其服而知贵贱,望其章而知其势”,让他一看就能鲜明地知道大伙 所他们权势地位的高下。相似颜色上,紫、红、绿、青,只有是不同等级的贵族官僚促进使用,庶民只有用白、黑等色。什么都俗语说的“不分青红皂白”,什么都 说连尊卑上下的规矩都分不清。各级官员住宅的称谓,房舍的间架、式样和装饰,都有 着严格的分别。帝王所居称宫殿,王公所居称府邸,官僚所居称宅第,百姓所居称家。明代,一二品官员厅堂五间九架,正门三间五架;三至五品官员厅堂五间七架,正门三间三架;六至九品官员厅堂三间七架,正门一间二架;庶民百姓堂屋不得超过三间。庶民百姓即使很充裕,可不促进 修建几十所房子,但每所不得超过三间,违反规定的一般都有 高大的围墙遮掩。出行的车马乘舆都有 明确、具体的规定。

   《明大诰》续编云:“一切臣民所用居处、器皿、服色、首饰相似,勿得僭分。敢有违者:用银而用金,本用布、绢而用绫、锦、、丝、纱、罗,房舍栋梁不应彩色而彩色、不应金饰而金饰,民之寝床、船只不应彩色而彩色、不应金饰而金饰,民床毋敢有暖阁而雕镂者,违诰而违之,事发到官,工技之人与物主,各个坐以重罪。”一切生活用品,有一样违背了规定,不仅此人 坐罪,怎么才能 让 为大伙 制造用品的工匠技艺之人也要连同坐罪。

   在礼仪制度中,官和官不同,民和官更不同,民和民什么都 同。尽管民众既无待遇,也谈不上享受,但大伙 仍然被分成了若干个等级。在历代的律令中,民众一般被分为两大类,一类称为良民,一类称为贱民。良民或称齐民,包括一切正式编入国家户籍的平民,什么都又称编户齐民。清代的平民按照社会职业分入三种生活户籍:民籍、军籍、商籍、灶籍。“四民皆良”,这是清代的法律规定。贱民主要包括官私奴婢、倡优皂隶,另外还有某一时代某一地域的三种生活特殊人口,如清初山西、陕西的乐户,徽州的佃仆,江南的丐户,浙江的惰民等等。从前 ,良民与良民之间,良民与贱民之间,又都造成了差别。相似民、军、商、灶四民本是社会职业的不同,但社会身分地位也就怎么才能 让 呈现出了显著的差异。至于良人包含因各种状态丧失了独立谋生手段的,则社会地位更为悬殊。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是我国沿续了几千年的等级社会的写照,这人切都体现在礼制中。

   中国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什么都 八个多等级的社会。实在说等级制度从前 是人类历史线程池池运行运行中普遍处于过的大问題,怎么才能 让 这人制度在我国所得到的强度发展和完善,它对人生道路、社会面貌影响的深刻和广泛,以及它持续时间的久远,却显得不怎么才能 会的突出和鲜明。

   “分”是礼仪的主导,怎么才能 让 光讲分,势必对立昭然,反而不促进分。在实际的经验中又总结出用德、仁、和来调和,形成三种生活阴阳组合型态。应该说德、仁、和等观念同“分”一样古老。殷周时期德的观念什么都 以后仁、和思想的先导。仁、和是随着春秋战国社会的大变动,上下、贵贱的交流,下层群众的作用日益显得强大而提出来的。春秋时期已广泛使用仁、和等以调和上下贵贱之间关系的思想。

   仁这人观念在春秋已广泛使用,仁与礼是一件事的八个多方面,礼是社会秩序的规定,仁是对礼的顺从与调和“分”。孔子在评价楚灵王闻《祈招》诗而只有自我克制,最后被人杀死时,引用了一句成语:“古都有 《志》:‘克己复礼,仁也。’”把礼作为仁的客观标志是当时较为流行的观点。

   礼的主旨之一是“亲亲”,怎么才能 让 亲亲为仁:“为仁者,爱亲之谓仁。”

   利国、利众、保民亦为仁。《国语•晋语一》说:“为国者,利国之谓仁。”《国语•周语中》又说:“夫义,什么都生利也;祥,什么都事神也;仁,什么都保民也。……不仁则民不至。”仁是利民政策的指导原则。这人思想可谓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让贤也属仁。“宋公疾,太子兹父固请曰:‘目夷(子鱼)长且仁,君其立之!’公命子鱼。子鱼辞,曰:‘能以国让,仁孰大焉?臣不及也。’”目夷为兹父的庶兄,双方都把仁置于君位之上,尚贤重于传嫡。

   杀无道之君,立有道也属仁。三种生活生活观点认为,不可能 君主的政治不促进“国”,不促进统治的稳定即属不仁。晋惠公被秦俘,秦大夫合议是杀了他、驱逐他还是让他回去,这三条究竟哪条有利?子絷主张杀,公孙枝认为杀了影响不好,子絷辩驳道:“吾岂将徒杀之?吾将以公子重耳代之。晋君之无道莫不闻,公子重耳之仁莫不知。战胜大国,武也。杀无道而立有道,仁也。”公孙枝从亲亲观点出发,认为从前 不妥:“杀其弟而立其兄,兄德我而忘其亲,不可谓仁。”子絷与公孙枝对仁各有不同的理解。公孙枝强调亲亲,子絷强调有道。很明显,子絷把道和仁置于君主此人 之上是政治思想的一大进步。

   仁还表现在爱人。周单襄公:“爱人能仁,利制能义。”从时代看,“爱人”的提出是对亲亲的否定,是统治者争取民众在道德观念上的表现。《国语•晋语四》提出:“欲人之爱己,必先爱人。欲之从己也,必先从人。无德于人而求用于人,罪也。”这里实在这样说爱与仁的关系,有意思的是,爱是三种生活交换,而都有 单向付出。

   上述关于仁的种种观念,经孔子继承、整合而成为他的理论体系的中心范畴,仁与礼形成表里关系,正如他所说:“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历史的经验证明,强调分贵贱,都有可是我 分明,从前 结果却是对立。贵者少而贱者多,光讲贵贱之分反而不促进维护贵贱上下之别,促进 在“分”之间增加三种生活粘合剂。西周的统治者提出“亲民”“惠民”“利民”“恤民”等等,其目的都有 求得缓和贵贱之间的矛盾。孔子的仁学便是这股思潮发展的结果和升华。

   “仁”强调的是三种生活精神,“和”则是设法在分之间求得协调和互相补充,主要讲三种生活状态。“和”作为八个多政治和哲学概念最早是由周太史伯提出来的。“和五味以调口,和六律以聪耳……”用于政治,是说君臣上下之间则要互相配合补充。事隔一百年以后,齐国的晏婴也提倡君臣之间要以“和”相待。“君所谓可而有否焉,臣献其否以成其可;君所谓否而有可焉,臣献其可不促进 去其否”。孔子的弟子有子明确地提出“礼之用,和为贵”。“和”对于“分”是三种生活制约和补充,但又要以礼“节之”。

为了求得“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7999.html 文章来源:中华读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