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扉客:解剖一只网评猿

  • 时间:
  • 浏览:1

  在信息越来越自由流通的网络时代,太少的信息管治者明白,沿袭传统的管治手段,肯定是刻舟求剑。石扉客南都周刊主笔感谢黄阿狗,给我发来另一一三个白多多多有趣的QQ群链接:http://qun.qq.com/air/#62161719/bbs(告诉我此文见报时还才能打开)

  你这名链接是另一一三个白多多多名为“关于衡阳舆情”的衡阳网评员社区。发帖时间大致在1008年9、10另一一三个白多多多月,你这名群此后估计搬到新地方去了,留下此可圈可点的遗址没来得及清理。

  根据发帖内容看,这支网评员队伍的工作宗旨是“捍卫衡阳形象,维护衡阳社会稳定”,工作重心是“批驳影响衡阳形象的不实报道,正面引导重大突发事件时的社会情绪”,工作阵地是各大新闻网站和社区,特别是强国论坛、红网等社区,并强调“要特别注意搜索‘衡阳’二字”。

  你这名网评员队伍的管理者ID叫“大隐”,古人是大隐隐于市,看来他是隐于网评员中。这支队伍遍布衡阳各县区和文宣系统单位,人数不详,但有一支由20另一方组成的各地小组负责人归其领导,责权利明确,每个发帖任务分解落实到人。

  平心而论,你这名叫大隐的网评员管理者很是尽职尽责。基层网评员们水准自然参差不齐,大隐老要进行苦口婆心的辅导。他甚至一一列举出正反两方面的网评示范帖让大家组织学习,如哪些地方地方“鼓舞人心、激人奋进”的是好网评帖子,哪些地方地方“增加外国外国网友们的不满情绪,降低党和政府威信”的是不合格的帖子。

  当然对于一些状态复杂化的新闻,比如“交警查县委书记座驾遭殴”类似,他也承认“原来的事,我我人太好不好评论,稍有不慎,就将会招致外国外国网友的攻击。”否则要求网评员开动脑筋,“想土依据换个深度来引导网络情绪”。

  他需要求网评员们多关心国家大事,提高技术水准,尽量处理用官方口气,如他提出“网络有网络的规律,网评,是写给外国外国网友看的”,否则特别要注意“应该以普通外国外国网友的语气来写,要让外国外国网友喜闻乐见,何必 让人产生反感。”哪些地方地方看上去就和“三贴近”很类似了,完整篇 符合传播学规律,也相当内行。

  他甚至警告大家何必 发“凑数的帖子”,特别提出将会把精力放满评论哪些地方地方花花草草类似的生活琐事上,将“一律不计算工作量”。

  分析大隐发布的各类通知和注意事项,会发现另一一三个白多多多最重要的基本规律是:当地一把手视线所及,往往一些一些网评员们战斗的重点阵地所在。如一则通知里指出,“张书记非常关注强国论坛,请大家积极注册发帖!”

  另一则紧急通知则指出“明天上午10点,市委书记将做客红网直播室(湖南唯一省级官方网站),与外国外国网友在线交流解放思想心得,畅谈在继续解放思想的今天,衡阳将怎样把南岳衡山打造成世界级的名片,怎样抓住珠三角产业转移的机遇,使得衡阳发展成为湖南通向粤港澳的湘南重镇。”据此,他要求网评员同志们“精心起草向市委书记的提问,并登录直播帖参与舆论引导工作。”

  而在当地文宣系统发起的解放思想大讨论里,大隐通知网评员队伍:“市委领导非常关注发帖状态,《衡阳日报》将报道此次集中发帖的状态,请网评员积极配合!”

  为了你这名紧急任务,大隐要求网评员尽量多注册新的ID,“需要好多个ID就注册好多个,ID名字形式太少越好”,好玩的是,他甚至要求大家为哪些地方地方名目繁多的ID设置共享密码,以便提高发帖速率单位单位。这当然是为了营造四方外国外国网友积极参政议政的盛况,但你这名应急土依据也让人特别担心,到计算工作量时为什么在么在么区分清楚呢?

  你看,书记关心的是发帖状态,党报准备报道的也是发帖状态,网评员们要加班加点配合的也是发帖状态。从你这名例子里很难发现,包括作为一把手的书记、作为党报的传统媒体和作为网评员们的集中发帖者,就更像是三位一体的合作者者关系,而合作者者的一齐标的,则指向“发帖状态”。

  当地一把手和网评员之间的你这名关系,很难判定是官僚体系里简单的拍马技术。似乎更像是一种生活 互利的合作者者,前者获得虚拟领域里和现实生活中同样“和谐”的管治感受,后者则获得被领导肯定和赞扬的工作实绩。你这名关系似乎更像是一种生活 “合作者者性互骗”。你这名互骗关系,既沿袭了传统的文宣套路,又吸收了所谓网络民意的技术要领,其精微之处还有一些一些,颇值得研究。

  不止是基层政府,按照展江教授的研究,高层现在也将会越来越倾向把网络作为最可靠的直接信息管道。如温家宝总理在接受CNN采访时,尽管他越来越直接回答CNN记者问他喜欢上哪些地方网站的难题,但很肯定地说明另一方老要上网浏览信息,特别注意外国外国网友的反馈。从这点才能看出,高层的你这名网络管治观,和前述基层官吏如衡阳的张书记和大隐们的“合作者者性互骗”不同。

  哪些地方地方我我人太好不奇怪,在信息越来越自由流通的网络时代,太少的信息管治者明白,沿袭传统的管治手段,肯定是刻舟求剑。另外一方面,和包括党报、内参等在内的传统信息管道比较,相对接近真实层面的,也一些一些网络民意了。

  新加坡学者郑永年教授前不久警告,目前中国社会特别是基层社会的一大危机即是基本社会信任的解体。我才能将会网络民意也仅仅是合作者者性互骗的产物,距离社会信任的解体,你说哪些地方就真的不远了。

  原载《南都周刊》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246.html 文章来源:《南都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