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秉华:章伯钧拒绝给刘少奇加罪

  • 时间:
  • 浏览:2

  1967年初,章伯钧被民盟中央机关的“造反派”——“燎原队”囚禁在中院过厅东侧的一间空办公室,不许他出囚室自由活动,吃饭和上厕所时都是看管他的人跟着。

  这年春天的某一日(具体月日忘记了),“造反派”——“燎原队”的队长老是找我说:“有个单位派人来要向章伯钧调查一件事,有点硬要。你与章伯钧熟,派你做记录,他后后少些顾虑。”我当时也看得人看章伯钧成了哪些地方样子,答应了。我到了指定的东院会客室,已另三个小 多多男青年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燎原队”队长领着章伯钧走进会客室,他向另三个小 多调查的人介绍章伯钧后就走了。调查的人最初表现还客气,让章伯钧坐在靠南墙的大沙发上,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三人坐在靠西墙的大沙发上。北面大玻璃窗户前摆着另三个小 多大写字台,我坐在写字台东侧,与章伯钧对面。他看见了我,点点头,我也点点头。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坐定后,一位年纪稍长什么都有有的人对章伯钧说:“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来是向你了解另三个小 多情況,希望你讲真话。你讲实话,对你有好处,后后我就改变政治待遇跟生活待遇。你的主要反动言论是主张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国家实行两院制。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查到,这话是刘少奇先讲的。刘少奇早在1956年12月(或11月,未听清)一次国务会议上就曾提出,在我国实行上、下议院的两院制主张了。你是在1957年春天才提出来的,可见你那个两院制的主张,是从刘少奇那儿听来的,你是受了刘少奇的影响。你应当把你这些 真实情況讲出来,对你有好处。”

  章伯钧先生听完这番“启发”得话后,沉默了一会儿,平静地讲道:“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一定了解我的过去,我曾到外国留学多年。我对欧美国家的议会制、两院制,比刘少奇知道得早,知道得多。解放前,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搞民主运动,都是效法欧美,实行两院制的主张,拥护实施宪政的活动。我的哪些地方地方所谓政论、政见,解放前是公开讲的,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都知道。说刘少奇提出的两院制是受我的影响还后后像点(说时发笑,边笑边说)。至于刘少奇1956年底在国务会议上讲没讲过在我国也实行两院制得话,我越来越听到,不知道。我讲的两院制是我另一方多年来的想法,与刘少奇无关!”

  “难道你越来越参加那次国务会议?你不老实!对你越来越好处!我愿意老实讲!你讲老实话,对你有好处!”

  章伯钧先生讲到“与刘少奇无关”一句,话音刚落,另三个小 多调查者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吼叫起来。六只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章伯钧先生,气氛顿然紧张。我住笔看着这情景,不禁为章伯钧先生担心。只见他若无其事地背靠着沙发,低着头,又沉默了片刻,抬起了头,平静而严肃地讲道:“我正是凭良心,讲的是老实话。我在哪些地方后后参加过哪一次会,后后越来越参加哪一次会,事隔十多年,我记不清了。有后后,我越来越听见过刘少奇讲实行两院制得话,这是事实。我的错误和罪行,是我另一方的事,与刘少奇无关!”

  章伯钧先生讲最后得话时,两眼看着我,我会意,急忙记了下来。

  调查者反复追问,软硬兼施。但章伯钧先生始终不为所动,后后默不作声,后后重复说过得话。那另三个小 多人纠缠了将近一小时,一无所获,最后吩咐说:“你好好想一想,想好了,写份材料交给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对你有好处。你知道吗?你走吧!”章伯钧先生站了起来,看看我,掉转头时,轻蔑地微微一笑,眨了眨眼走了。会客室的门向东,来人看不见。

  这另三个小 多人是哪个单位的,叫哪些地方名字,当时“造反派”是不告诉的。但我后来 对“燎原”队长讲:“从那另三个小 多人的神气和讲话口气看,我认为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是‘中央文革小组’的,是都是?”这位队长看着我笑了,点了点头。

  上世纪500年代中叶,我听到我的小儿子讲,章伯钧先生的大女儿章诒学和他在另三个小 多单位工作(北京第二光学仪器厂),我将我已写就的《回忆章伯钧老先生在十年动乱时期一件感人的事》一文,抄一份我愿意儿子交给章诒学。当时李健生同志(章伯钧先生夫人)还在世,我也熟,意在让李健生同志知道。

  1992年8月1日上午,我听到有人叫门,开门一看,是位不认识的六七十岁的男子。来人自我介绍说:“我叫萧翰湘,是农工民主党的副秘书长,住在二号楼(指全国政协在团结湖的宿舍,我住在一号楼)。我听说你老伴患牛皮癣,我有另三个小 多偏方想告诉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

  我一听当然高兴地欢迎来人进屋。坐定后先谈治牛皮癣的偏方,他并答应给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找药。

  萧翰湘先生接着对我说:“我看得人了你写的章伯钧先生应付‘文革’办公室调查人的那件事的文章,是李健生同志我愿意看的,文章写的很好。李健生同志对我说:‘还确有其事。1957年春,统战部给章伯钧发来召开座谈会通知,就在章伯钧出席座谈会那天凌晨两点来钟,正是凌晨,李维汉部长打来电话说,刘少奇主席有在中国实行两院制的意思,但他在党内不好讲,希望由章伯钧在座谈会上提出来。后后章伯钧是民主党派,比较好说话。章伯钧在解放前即与中共很近,支持中共。解放后一切听中共的,什么都有 他就按照李维汉(统战部长)的意思在座谈会上讲了。原以为他还是按中共指示的办哩’(大意越来越)。”

  我听了萧翰湘同志讲得话后,理解了1967年春,我看得人的章伯钧先生对“中央文革”办公室派人来向他了解,他讲在我国实行两院制得话与刘少奇主席越来越关系时,他的异样表情。一并也理解了我几十年来不理解的要是难题报告 ,即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越来越在民盟多次举办的座谈会上听到章伯钧讲实行两院制得话,他为哪些地方敢在统战部召开的座谈会上讲。

  我今年已88岁,1945年在重庆参加民盟,19500年到民盟总部(后改称民盟中央)工作,现已离休。近年来,我学习了《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和《中国民主同盟六十年》两本书,感慨颇多,什么都有有时光历历在目。

  19500年,“中共中央统战部在《关于爱国人士中的右派复查难题报告 的请示报告》中,证实通过复查并不位于‘章罗同盟’你这些 组织或组织系统。所谓‘章罗同盟’的‘反动纲领’,即民盟起草的《关于科学体制和高校领导制度的建议文件》,也得到了平反。”(《中国民主同盟六十年》第133页)

  有了要是的评定,回想我在1967年春看得人的章伯钧先生与“中央文革小组”来人较量的那一幕,对章伯钧先生究竟应该如何评论呢?我决定将我的见闻记录下来,供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研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1079.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5006年第11期